• 最新消息圖片一
  • 最新消息圖片二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外籍新娘

大陸新娘

越南新娘

外籍新娘介紹

認識大陸新娘

認識越南新娘

最新消息

首頁 > 最新消息 > 台越跨國婚姻 幸福心境大不同

 

【記者白宜君台北報導】「像這個,就需要輔導。」心直口快的張先生毫不掩飾指著剛走進雜貨店的客人。迎面的男人臉上掛著苦笑,默默在商店裡揀選烹飪所需的原料物;他已與越南妻子離異,但因夫妻仍共同經營一家小吃店,「靠『老婆』手藝吃飯」,他負擔跑腿、叫貨的差事;然而,男人的自尊問題卻讓他抬不起頭來,接收左鄰右舍眼中的同情。

台男外女的婚姻結合不是新鮮事,在台灣,因為社經地位弱勢、身居偏鄉選擇少,或婚姻市場競爭力低種種原因,男人越過海峽迎娶陸籍或東南亞新娘,好像是「物競天擇、自然演化」之下,除了單身終老之外,另外一條找到相依伴侶的路。

位在汐止鬧區的滿滿越南商行,出入的多是家有新移民妻子的家庭成員,台灣丈夫與外籍老婆成立的婚姻關係百百款,對婚姻的想像也各懷心事,從「我」走到「我們」或是從「我們」走回「我」的歷程,說法不只一方。

眾多女孩 誰是對的人

滿滿雜貨店老闆娘阿雪記得很清楚:「我那時候本來要回家過年了,剛好我老闆想幫我介紹一個台灣男生,叫我再多留一天。」阿雪口中與丈夫相遇的情境很浪漫:「我到了那邊之後,看到5、60個女生在等,我就問老闆,到底有幾個台灣男生要來啊?老闆說,只有一個。」那麼多女孩專等一個男人的青睞,阿雪有些承受不起,「我馬上就跟我老闆說我要走了,讓給其他人。」

連座位都擠不到,走也走不掉,還被推到地上的阿雪,又羞又怒,正欲離去,卻看到走進來許多男人,「那時有一個男生好年輕唷,又高又帥!我聽到旁邊的女生說,他如果肯選我的話,我什麼都答應。」阿雪形容得活靈活現。

▲張先生與阿雪的異國婚姻邁入第六年,彼此的相遇在兩人口中呈現出截然不同的「幸福」,但夫妻倆相信,維持婚姻的不二法門便是互相珍惜、體諒。(圖/善牧基金會 文/張文馨)

張先生是現場唯一要「挑」老婆的男人,阿雪覺得一直有人在注視她,也單獨說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,「我在飯店工作,聽得懂一些中文,但我故意裝作都不知道,想說應該不會是我吧,就走了,準備回鄉下。」阿雪說:「哪裡知道老闆很快打電話來說:『阿雪啊!人家想娶妳耶。』我嚇死了,趕快問,『到底是哪一個啊?』」

閃電結婚 成台灣媳婦

「又回去了以後,那裡只剩下他了。」阿雪說:「他問我可不可以明天就結婚,老闆也說那就乾脆帶他回家給我爸媽看吧。」在路上,阿雪終於打電話告知父母,此番回家過年,還會帶上「女婿」,一日之內,阿雪決定嫁作台灣婦。然而驚喜還不止女兒這邊,父母也布置起來了。

「我那天回家嚇到!」阿雪說:「家有破洞的地方,我媽全部用海報貼上了,不知道的人走進來,還以為我家出明星咧!」阿雪漏媽媽的氣:「但是天花板上邊,媽媽就貼不到了,我老公一直抬頭在瞄。」爸爸媽媽偷偷拉著阿雪問,真的考慮清楚了嗎,阿雪說,就是決定了,「公事公辦」,隔天上午迎娶、吃喜酒。

儀式結束後,張先生馬上要回台灣,兩夫妻睡在不同飯店,張先生凌晨3點就打電話過來,希望阿雪去一趟;家裡要阿雪乾脆叫計程車,但阿雪就慢慢梳妝、打扮、摸魚,還去早市晃蕩,一直到9點才進丈夫的房間。

「我看到衣服丟一堆!我老公說,10點就要去趕飛機了,怎麼現在才來。」阿雪說:「我說,『老公!我去幫你買水果啊,快吃,我來收行李。』我老公好生氣耶!」

男人無奈 心事誰人知

時間太趕,火速收拾好行李後,阿雪就送張先生上機。「我老公問我,要不要給我錢,我跟他說不用啊,我家裡還有;但他突然拿出1萬元台幣,跟我說,過年身上不可以沒有錢,幫爸媽買什麼都好。」阿雪陷入回憶:「然後他就哭了!說我好糟糕,又說會等我過完年去台灣。」噗嗤一笑:「根本聽不懂『糟糕』是什麼?」彷彿看到當時的阿雪聳聳肩。

張先生說出來的故事,卻是完全不同的氣氛。「我存了很久的錢,東西跟心態都已經準備好了,就是要去越南結這個婚。」張先生的實際令人跌破眼鏡,這並不是阿雪口中的「眾裡尋她、一見鍾情版」。

「你不知道結這個婚,是不是會好;也不知道這個女孩心裡怎麼想;這些東西都沒有答案,也不會有人去指導你。政府也不可能幫你上課,只能單槍匹馬去面對一切。」張先生說:「我自己是常常想,娶不到老婆的男生在台灣已經歷盡滄桑了,還要一個人到不熟的環境去,心裡的負擔非常大。」

張先生有很多朋友,不懂得表白、不太會說話。直到老婆拋下家庭跑掉了,只能默默承受,咬牙扶養孩子。「一個男人要帶3個小孩,這樣的個案不用撿起來輔導嗎?」張先生不見憤慨火氣,平鋪直敘地說:「重點已經不是男人的自尊心了,而是他必須一個人工作養家,帶孩子。」然而在社會期待與自我壓抑的雙重箝制下,男方的心情與心境轉折往往無所適從。

當幾個被婚姻市場趕出舞台的台灣男人聚在一起時,「當然只有罵女人。」集體取暖與自憐,即使張先生也覺得不公道,這卻是「朋友」能作的;但在另一方面,社會在營造單身男性對婚姻的幻想、與客體化女主人的期待時,也總侷限在「娶個老婆好過年」的要求,而忽略提醒幸福的內涵並不止一種。

幸福在哪 蓋棺才論定

張氏夫妻是眾人眼中欽羨不已的鴛鴦伴侶;他為了她,甚至一起跟媽媽鬥法,是許多台灣媳婦的英雄。

阿雪說:「因為婆婆總是懷疑我晚上沒回家,她都偷偷開我房間的門,檢查我回家了沒。」老人家的眼力不好,門縫裡看不清人,但阿雪早就知道婆婆又來偵察了。「我就跟婆婆玩,一看到她,我就躲到床底下!」阿雪笑得花枝亂顫:「我聽到她打電話給我老公,告狀說我都不在家,我就趕快再跟我老公通報,我在床底下啦!」

張先生疼老婆,但也坦率:「我們也常吵得凶,好像就要離婚,但看到孩子後,雙方都願意再讓一步。」張先生看著兒女的眼神很溫柔:「幸福,我不敢講啦,老婆是不是你的,要等到蓋棺後才是真的,女兒也只能疼到20歲,以後就是別人的。」把友人婚姻破碎看在眼裡的張先生清楚知道「很多台灣男生會去越南是父母逼的,就像很多女生嫁過來也不是自願的。」當結婚的兩人各有考量,就看誰的形勢比較強;然而,維持婚姻與家庭的法門無他,張先生篤定地說:「就是要兩個人互相照顧,愛惜。」

資料來源:立報